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史迹


西周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1日    责任编辑:李云琦

  公元前11世纪,周武王灭殷后建立了(西)周王朝,定都镐京(今陕西西安西南)。到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邑,史称东周。西周共11世、12王,约300多年,其政治势力东北已到达今辽宁,西北抵汾河流域,西面至今甘肃渭河上游,东至于海·南至江汉。但统治中心主要还在黄河流域。 

  西周的经济比商朝有更高的发展,是一个强盛的奴隶制国家。农业奴隶集体劳动有更大的规模,《诗经》中就反映了这种景象。还有大批奴隶被投入各种手工业作坊,世世代代从事专业劳动。这就比商朝有更大程度上的分工,促进了经济的繁荣。 

  脑体分工比夏商更加明显。出现了一批脱离开社会生产劳动的文化人,促进了生产知识的积累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文字的成熟进一步促使科学逐渐以经验科学的形态从生产技术中分化出来。 

  一、科学技术 

  (一)农桑、园艺、水利 

  周人最初生活于黄土高原,很早就是一个经营农业的部落,耕作规模很大,往往是成千上万人参加。《诗经》说“曾孙之稼,如茨如粱;曾孙之庾,如坻如京”,主要是说奴隶主们的高大粮仓像水中之岛屿和高丘一样,说明农业生产已成为社会具有决定性的生产部门。这时期农业发展与耕作技术的提高是相关的。《诗经》中关于整治土地的记述屡见不鲜。如同文王的祖父古公亶父率领全族迁居岐山下(今陕西岐山).经营原始农业时的情景如《诗·大雅·帛系》所说:“迺疆迺理,迺宣迺亩,自西徂东,周爰执事。”讲的是整治土地和排灌沟洫的布置和要求。井田的规划有“方一里”、“方十里”或是“方百里”的,其中开挖的灌溉系统称作遂、淘、洫、浍和与之相应的道路系统径、畛、涂、道、路。沟洫可以排水为主,蓄水为辅。农田排水有许多作用,其主要作用之一是可以防止农田的盐碱化。这对黄河流域的农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时期逐渐积累起来的小规模沟洫建设经验,为后世大规模水利工程的修建,创造了一定的技术条件。 

  耕作技术的提高,农作物的品种相应增多。谷类有:黍、稷禾、榖(谷)、粱、麦、稻、稌、秠、秬、糜、芑等。豆类有:荏、菽、藿等。麻类有:麻、苴、紵等。当时已知道对农作物的选种。《诗·大雅·生民》中有这样的记载:“种之黄茂”.即是说播种时要选择光亮美好的种子,才会长出好苗来。“诞降嘉种,维柜维秠,维穈维芑。”把“秠”、“秬”、“糜”、“芑”看作是“嘉种”,说明当时已经有优良品种的观念。《诗·鲁颂·閟宫》:“黍稷重穋,稽稺菽麦”。《毛氏传》说:“后熟曰重,先熟曰穋”,“先种曰植,后种曰稺”。这种早熟、晚熟、早播、晚播的不同品种的概念,反映了中国周代时期农作物选种、留种技术的重要进展。 

  耕作技术的进步又表现在周代已重视用工具除草。《诗·周颂·良耜》记有“以薅荼蓼”。《周礼》中还提出四种消灭杂草的方法,分春、夏、秋、冬四季进行。防治虫害也是促使农作物生长的重要工作。《诗·小雅·大田》里提到“秉畀炎火”.即用火来诱杀害虫。又结合消除田间杂草,人们已明确知道绿肥的作用,《诗·周颂·良耜》说:“荼蓼朽止,黍稷茂止。”正是由于肥料的施用,这时期才可能开始出现连作的“不易之田”。 

  农业的进一步发展,促进了周代酿酒业。周代设有专管酒的官吏“酒正”,“掌酒之政令……辩五齐(即剂)之名……”(《周礼·天官酒正》).说明当时酿酒技术有了提高。 

  据《夏小正》、《诗经》记载.周代的园艺、蚕桑等业已经出现。“囿(即园)有见韭”和“囿有见杏”,是目前已知最早的有关园艺的文字记载。其中还有“煮梅”、“煮桃”、“剥瓜”,“剥枣”之说,这些是属农产品的加工。以上韭、杏、梅、桃及瓜、枣等肯定是栽培种类。此外还有不少以蔬菜和果树培植的记载。 

  《夏小正》中也有关于养蚕的记载。三月,“妾子始蚕,执养宫事”。“宫事”乃特指养蚕而言。已把蚕列为要政之一,并有一定的养蚕技术。 

  (二)河事 

  太王居岐,武王居镐,统治中心都在黄河中游的渭水流域,惟河事很少记载,据《国语·周语上》说:周幽王二年.发生大地震,黄河的三条支流泾、渭、洛,因岐山崩,川源阻塞而干枯.是国家将要灭亡的征兆,因此,把“三川竭,岐山崩”作为一件国家存亡大事记载下来。而《史记·河渠书》、《汉书·沟洫志》也只说黄河经过禹的治理,太平无事,从此“功施于三代”。惟《水经·济水注》云:“偃王治国,仁义著闻,欲舟行上国,乃通沟陈蔡之间。”最后一句,实即古代黄淮之间的鸿沟水系。这是中国历史上早期开凿运河的记载。 

  (三)天文历法 

  周代,人们观测天象以确定季节的探索又有进一步发展。《尚书·尧典》关于“四仲中星”的记载:“日中星鸟,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虚,以段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就是用四组恒星黄昏时在正南方天空的出现来定季节的方法。在《诗经》中,二十八宿名字已见的有火(心)、箕、斗、定(营室)、昴、毕、参、牛、女等,且有了银河(天汉)的记载,说明那时对于恒星有了较多的认识。《诗经》许多篇中清楚地表述了恒星的出没所反映的季节变化与社会生产、人民生活的关系,如“定之方中,作于楚宫”(《诗·鄘风·定之方中》);“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诗·豳风·七月》)等。对于行星,人们也有所认识,《诗经》里的“明星”、“启明”、“长庚”都指的是金星。 

  周人的物候知识,比夏商大为增加。《诗经》中记载着许多物候、天文和与之相对应的农事活动。 

  周代对于雨的认识,已总结出“朝隮于西,崇(终)朝其雨”(《诗·鄘风·蝃蝀》)的经验性规律,意思是说,早晨太阳东升时,西方看见有虹,不久就要下雨,人们并把这些观察的经验知识编成诗歌。后世的气象谚语就是由此发端的。 

  周代的历法又有了较大的发展。这时已发明了用圭表测影的方法,确定冬至(一年正午日影最长的日子)和夏至(正午日影最短之日)等节气。如果再配合以一定的计算,就可以使回归年长度的测量达到一定的准确度,并能定出朔日。《诗·小雅·十月之交》“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这是中国古书中“朔日”两字的最早出现,也是中国明确记载日期(周幽王六年(公元前776年)十月初一日)的最早一次日食,反映了中国历法已达到相当水平。今河南登封有周公测星台,就是当时用来观测天象的设施。 

  (四)建筑 

  周代的城址,现已发掘的有陕西岐山凤雏村西周早期的宫殿(或宗庙)和扶风县召陈村西周晚期大型建筑群遗址。从建筑技术上看,和商代的建筑大致相同。一些古文献中描述的周代宫殿建筑是很宏大的。《尚书·顾命》中有一段记载康王即位仪式的文字,其中提及了当时的宫殿建筑有“五宫三门”、“堂”、“室”、“东房”、“西房”、“庭”、“东序”、“西序”、“东垂”、“西垂”等繁多的名目。 

  瓦在此时开始使用。凤雏村遗址里瓦的数量不多.大概只用于重要部位或部分屋面上。而召陈村遗址三座房屋周围都有大量倒塌下来的瓦片堆积。瓦的种类、大小、形制、纹饰各不相同,有板瓦、筒瓦等。西安客省庄遗址还发现有专用于屋脊的人字形瓦,瓦上都有瓦钉和瓦环,有的在顶面,有的在底面,用来固定瓦的位置。瓦的使用,解决了屋顶的防水问题,延长了房屋的使用年限,是一项新的发明创造。 

  (五)瓷器与青铜 

  周代的“青釉器”在质量上和数量上都比商代有了提高。1949年以来,在河南安阳、洛阳、郑州,陕西的西安和甘肃灵台等黄河流域地区都有发现。瓷器的发明是先民们对人类文明的又一重大贡献。 

  西周的青铜器比起商代,制造地点增加,规模扩大。如洛阳北部西周早期铸铜作坊面积,据估计约有9万到12万平方米。产量增加,品种增多,已经娴熟地使用分铸法等先进技术,制作大量精美、复杂的青铜礼器、生活用器、兵器、车马器等。中期以后,青铜冶铸的规模和分布继续扩大,是陶范熔铸技术的延展期。 

  (六)纺织 

  周代的纺织技术已有明显的提高。《周礼》记载:周代专门设有典丝、典枲、典妇功之事的官吏。当时的纺织业以麻纺、丝纺为主,也有少量的毛纺织。在麻纺织技术上,这时有明显的进步。所使用的纺织原料种类相当多,有麻、苧、蓼、葛、茼(苘麻)、楮、菅、蒯等植物。对于麻和葛的纤维必须经过脱胶才能利用。麻的处理主要是浸沤,经过一定时间的发酵,使麻皮腐蚀柔软,所以《诗·陈风·乐门之池》中有“可以沤麻”、“可以沤紵”的说法。葛的处理,则用沸水烹煮,因为葛纤维的胶质不易脱解,非使用高温不可。在《诗·周南·葛覃》中有“是刈是濩”之说,“濩”就是煮。因为纤维加工能力提高,相应的也促使麻织品的质量有所改进,并出现了统一的纱支标准。 

  周代的丝织技术在商代的基础上又有提高,首先表现在品种的大量增加。见于记载的有缯、帛、索、练、纨、缟、纱、绢、縠、绮、罗、锦等。既有生织、熟织,也有索织、色织,而且有多彩织物,即所谓锦。这时期,丝织物的组织逐渐繁复,除平纹外,还出现了斜纹、变化斜纹、重经组织、重纬组织等。 

  (七)数学 

  西周数学,在当时的知识阶层(士)中已作为教育的必修课程之一。“六艺”中就有数学。在政府机构中计算财政收支专设“司会”,在军队中叫“法算”。还有专门掌管天文历法和数学知识的“畴人”。算筹记数和四则运算可能在西周时已经产生了。 

  (八)医学 

  西周的医药知识有了提高。根据《周礼》记载,当时医又分为“食医”、“疾医”、“疡医”、“兽医”。还建立了一套医政组织和医疗考核制度。并且积累了不少用药的经验。《诗经》中记载的植物大约有50多种,其中不少是可作为药物用的。 

  (九)地学 

  周代地理知识逐渐丰富。关于地壳不是静止不变的思想在中国起源也很早。《周易·谦·彖辞》云:“地道变盈而流谦”,意思是说地表的起伏形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地区高山会逐渐降低,低地会逐渐升高。《周礼·地官》云:“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教”是为政区地理。其他的自然环境、物产分布均有记述。 

  在《诗经》里,还记载有不同的地形以不同的名称,如“山”、“岗”、“丘”、“陵”、“原”、“隰”、“洲”、“渚”等。对于山,还注意植被覆盖情况。周代的地图有山川、城邑的位置。对地图也有一定规格要求,至少能够表示出地物的大致方位。 

  二、艺术 

  (一)绘画、书法、雕塑 

  1.绘画。到了周朝,绘画上各种形、色的规则,已经成了社会最重要的规范之一。绘画与工艺的结合,使得绘画能按不同的工艺门类进行划分,并按不同门类以及不同的专业划分绘画的类别,设置管理的官员。这时,无论是题材、色彩、材质以及描绘方式,都已形成了定制,成了礼仪的重要组成。另一方面,绘画亦用来表述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成为文化教育的重要部分。相传孔子曾见过周朝的各种绘画而大为赞赏,认为这是周朝重视文化的表现,也是周朝之所以强盛的重要原因。 

  2.书法。西周的金文不仅字数增加,而且艺术上也达到高峰。著名的有:出土于清道光年间陕西省眉县礼村的《大盂鼎》,为西周康王时物,内壁铭文19291字;出土于清道光末年陕西省岐山县的《毛公鼎》,为西周宣王时物,有铭文32497字。《大盂鼎》结字严谨,装饰性很强。 

  3.雕塑。西周青铜器铸造艺术大放异彩。《大盂鼎》和《毛公鼎》等青铜器的花纹和形态非常优美,冶铸制造十分考究,也是中国古代艺术和工艺的极宝贵的资料。 

  (二)音乐、舞蹈、技巧 

  1.音乐。中国索有“礼乐之邦”的美誉。源于周王朝的宫廷礼乐规模宏大,乐器种类繁多.乐师人数众多,观演规矩也十分繁杂。《左传》襄公二十九“吴公子札耒聘”一篇,对周的音乐就有详细的描述。 

  据文献记载,当时使用的各类乐器已达70多种,而且逐渐形成了按乐器制作材料区别的八音分类法,即金(如钟、铙、铃);石(如磬);丝(如琴、瑟);竹(如箫、篪);匏(如笙、竽);土(如埙、缶);革(如鼓);木(如柷、敔)。 

  2.舞蹈。周朝舞蹈从娱神而走向娱人的功能更加明显了。已组成了规模宏大的宫廷乐舞机构,集前代乐舞之大成,建立了雅乐体系。如起源于周代的雅舞,它是帝王用以祭祀天地、祖先及朝贺、宴享的舞蹈。它分文舞和武舞两大类。文舞的舞者左手执籥(状如排箫).右手秉翟(野鸡尾)。武舞的舞者手执朱干(盾)、玉、戚(斧)等兵器,还有著名的《六舞》,其影响久远。其中的《大武》更为精彩。 

  3.杂技。周朝音乐、舞蹈的发展,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的进步与启发,为杂技(技巧)的创作提供了多种形体动作的素材.这时的杂技应有更出色的表演。 

  三、文学 

  西周的历史典籍和文学作品,具有代表性的是《尚书》和《诗经》。 

  《尚书》是一部中国上古历史文件和部分追述古代事迹的著作汇编。流传至后世有今文《尚书》和古文《尚书》两种,合编在现在通行的《十三经注疏》本里称为《尚书》。这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部保存了商周一些重要史料的书籍。它辞句质朴,不加文饰,内容丰富。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共有305篇。大抵是周初至春秋中叶的作品,分风、雅、颂三部分。这些诗歌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对于后世诗歌创作有着重大的影响。 

  四、哲学 

  周代,随着自然科学的进步,为朴素唯物自然观提供了理论上的依据,因而产生了阴阳和五行说。西周末还产生了物质为“气”的说法,用阳气和阴气的矛盾来解释自然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