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弦歌不辍的“文化长征”


仝昭巍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3日  来源:

  抗日战争时期,我国众多大中专院校不甘附逆,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略大转移。其意义不仅是保存学术实力,赓续文化命脉,更重要的是表达一种民族精神及抗战的坚强意志。

  其中,组建于1938年的“湘黔滇旅行团”,历时68天,跨越湘黔滇3省,翻过雪峰山、武陵山、苗岭、乌蒙古山等崇山峻岭,跋涉1750千米。他们的创举不仅是西南联大的自豪与光荣,也是中国教育史乃至世界教育史上可歌可泣的“文化长征”。

  我的父亲仝允杲先生就是“湘黔滇旅行团”的一员。

  1934年,父亲从中原家乡的开封高中毕业,考取了清华大学。看着沿河的百姓连年遭受黄河水灾祸患的影响,他选报了土木工程系水利专业。

  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3校联合迁到长沙,成立了长沙临时大学。此时,父亲正在山东济宁做测量实习,已无法返回北平,逐先回开封家中探望,又赶赴长沙临时大学就读。不料,此年年底上海、南京沦陷,长沙也时常受到日军飞机的轰炸,长沙临时大学只开课一个学期便不得不迁往云南昆明。

  由于当时交通工具十分缺乏,条件亦相当艰苦,临大特别组织了由336名师生组成的“湘黔滇旅行团”,徒步前往昆明。旅行团实行军事化管理,父亲体检合格,被编入第一大队第一中队第二分队。出发之前,每人发黄色军装两套、绑腿草鞋各一双、油布伞一把。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特派黄师岳中将担任团长,指挥一切。

  行军一开始,团长要求学生们集合、整队、列队前进,可效果不太好,以后就逐渐放松要求,规定是“不许超前,落后者自便”。大家根据体力的不同、行走的快慢、志趣的各异三三两两结伴而行,队伍逶逶迤迤拉得很长。几个“飞毛腿”提前两三个小时就到达集合地,而几位晚到者,则得为他们留饭。

  旅途第一天只行进了十几千米,便忙坏了随团医生,他依次到各队去指导大家挑脚疱,而腰酸腿疼的滋味大家就更不必说了。不过,10天行军坚持下来,就是体质最差的团员也能毫不费力地走上20多千米。夜晚,他们没有钱住宾馆,宿营地只能是学校、礼堂、戏园子、马店、榨油坊、仓库……臭虫、虱子、跳蚤成了陪伴他们的好朋友。

  “湘黔滇旅行团”日行夜宿、风雨兼程。父亲回忆说:“在湖南,湘西的土匪带来一些紧张气氛,有些地段就乘车船安全通过。以后就全部步行了。”到了贵州,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沿途所见,民众生活十分困苦,道旁又遍植大片罂粟,不免使人心中沉重。但壮丽的山水奇观,奔涌的黄果树瀑布,奇形怪状的喀斯特地形,又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进入云南境内,则山也少、路也平、天也晴,一派高原风光。

  在老百姓眼里,这是一支奇怪的队伍,肩上没有枪,很多人的鼻子上多了副眼镜,而且还时不时地拿出纸与笔,想要与这些道旁的庄户人攀谈。

  是啊!在艰苦的行军途中,旅行团的师生们还是进行了多学科的考察和采风。生物系的李继侗、吴征镒先生,带领学生采集了许多动植物标本,其中许多植物都是过去3个学校从未收藏过的;经过矿区的时候,曾昭抡先生还和理工学院的同学,指导当地的矿工冶炼;地质学家袁复礼几乎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边敲石头,边给学生讲述地质地貌;文学系的刘兆吉采集了几百首的民歌民谣,后来出版了《西南采风录》一书;闻一多先生沿途作了50多幅写生画……就这样,“湘黔滇旅行团”团员们把一个民族的大学精神写在了文化长征的路上。

  入滇后,他们又行进三四天,昆明在望。最后一天清晨,全体团员整理仪容、组织队伍,列队前行。梅贻琦校长和乘车船先期到达的老师同学一起出城相迎,他们打着横幅,抬着花篮,引导旅行团进入市区,绕城一周后,入圆通公园。“湘黔滇旅行团”团长作了最后一次点名,团员们一一大声应“到”。团长手捧名册交给校长,全场掌声雷动。

  至此,长沙临时大学战时转移顺利完成,正式改称“西南联合大学”。

  由于我们的父亲性格质朴而沉稳,一向注重实干不喜张扬。所以,在我和姐姐的青少年时代一直不知晓他还有这样一段人生经历。直到1999年,北大张寄谦教授为编撰《西南联合大学湘黔滇旅行团纪实》一书与包括父亲在内的旅行团团员座谈与通信时,父亲才找出自己珍藏已久的照片和日记,对我们讲述了当年的情景:“在我们成长的那个时代,‘知识阶层’即所谓的‘读书人’一般都认为‘步行是低贱的,野外工作更是放弃了尊严’。但在国难当头、民族危难之时,中国大学的师生誓死不做亡国奴。当我们看到学校里年老的教授、体弱的女生、拖儿带女的家属抛家离乡、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西南大转移之路。作为‘湘黔滇旅行团’的团员、年轻力壮的男生,理所当然应该选择最艰苦的旅途。这不仅是思想意识上的一个突破,也是深入社会实际、磨炼意志的难得机会,更坚定了大家读书报国,科学救国的决心!”

  这才是西南联大与中国其他大学在战火纷飞、颠沛流离之中人才辈出,弦歌不辍,顽强地生存、抗争、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