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一条来自黑河的鱼


张向向 蓝云龙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9日  来源:

  我是一条来自黑河的鱼,我喜欢吐泡泡。

  我出生在居延海,那是一片充满生机的大地,是祁连雪山馈赠给北部荒漠的一份厚礼。碧绿的湖水滋养绿洲生生不息,辽阔的草原,肥沃的土地,蓝天白云下牛羊遍地,千姿百态的胡杨婆娑舞动。

  这并非我亲眼所见,是妈妈祖父的祖父流传下来。那繁华与美丽已成曾经,我不由郁闷地吐了几个泡泡。

  居延海来自一条发源于祁连山的河流--黑河,她出青海,穿甘肃,蜿蜒流淌928千米之后,在内蒙古额济纳旗的荒漠中汇成一汪湖泊。

  半个多世纪前,黑河上中游经济发展带动人地扩增、耗水加剧,使得下游来水锐减,直到有一天居延海终于枯竭。从此,周边生态急剧恶化,短短十几年,湖底成戈壁,绿洲变荒漠,沙尘漫天,屡见不鲜。

  为了挽救黑河下游岌岌可危的生态,居延海一度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随着一项项保护措施、一条条节水规划的出台、试行与实施,干涸已久的居延海又迎来了久违的黑河水。我就出生在那一年,出生以后,我吐出了一生中第一个泡泡,那是一个无奈的泡泡,因为重获新生的居延海,只不过是茫茫沙海中一摊黄水, 生活在这样的水中,我时常感到窒息。

  十多年过去了,历经沧桑的居延海,渐渐恢复了碧波连天、芦苇丛生、群鸟云集的景象,我畅游其中,惬意地感受这勃勃生机。我还听说祁连山下正在建设水电站,建成以后黑河便不会再断流,下游生态环境会越来越好,居延海永远不会再干涸。我仿佛看到,妈妈祖父的祖父描绘的美丽画卷正在缓缓舒展,我兴奋地吐了好几个泡泡。

  我溯流而上,来到一个叫哨马营的地方,黑河水从这里进入内蒙古。我看到了横跨河面的钢索,钢索上悬挂的吊箱里,两个身穿橙色救生衣的人类,正操纵着带有旋桨的仪器在水里进进出出。从他们的交谈中,我得知他们是黑河上的水文人,正是他们的坚守与付出,才使得黑河水日夜流淌,让这来自“天境”祁连的“福水”顺利抵达我的家。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我钦佩地又吐了几个泡泡。

  我是一条来自黑河的鱼,我有一个梦想--我要沿河向源头出发,去看美丽的祁连雪山,去看黑河上游两岸盛开的油菜花,去看养育我的母亲河的全貌。我坚信我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我们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水,吃着同一片土地生长的粮食,呼吸着同一片山林的空气,没准儿还会相互梦见!同呼吸,共命运!”我这样想着,吐出一串祈愿的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