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秋临焉支山


赵武明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6日  来源:

 

  山有山的雄伟挺拔,水有水的妩媚柔情。焉支山是一幅油画,远观比近看更和谐,充满遐思,多了韵味。

  焉支山是一部穿越历史的厚重作品,坐落在河西走廊甘凉交界处,位于山丹县城东南40千米处,东西长约34千米,南北宽约20千米,自古就有“甘凉咽喉”之称。焉支山主峰百花岭,海拔3978米。焉支山又叫胭脂山,因山中生长一种花草,其汁液酷似胭脂,山中妇女用来描眉涂唇而得名。

  焉支山载入史册已久。

  先有公元前121年,汉武帝派年轻将领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兵西进,过焉支山,击败匈奴,夺得河西地区,打通了中原与西域交往的通道,自此,焉支山成为胜利的象征被载入史册。后有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隋炀帝西行,登此山接见西域27国使臣,在张掖举行“万国博览会”,甘州、凉州府派仕女歌舞队在路口迎接,成为世界博览会最早的发源地而闻名天下。

  金秋季节,是焉支山一年中最勾人心魄的季节,天空明净,秋果丰硕,阳光醉人。山挺拔俊秀,五彩斑斓;水多情柔润,静静流淌。

  初秋的阳光,慵懒地洒在午后的焉支山上。哗哗的溪流带着淡淡的秋意一路欢唱着,不远处的松树林偶尔传来游人的嬉闹声,使整个山谷有了动静结合的美。远景、近景层次分明,像一幅美妙的山水画,人在画中,画在心中。在两山对峙的峡间,一泓清泉淙淙流淌,清澈见底,大石当流,吞吐成音。松林间一些低矮的灌木生出各色杂花,星星点点掩映在枝头,闪耀得让人心醉,世外桃源般的清爽使每一个人沉醉。马莲滩是花最繁盛的地方,在峡谷的一个平缓地带,密密地形成了一片花海,淡雅的花瓣,清幽的花香,弥散在清风中。阵阵松涛从山谷滚滚而来,顷刻间,风声浩荡,给人以天地无限广阔之感叹。胭脂的妩媚、丝绸的光芒、马背英雄的孔武剽悍,令人深深沉迷。

  焉支山有肤、有血、有语言、有慨叹,焉支山是一个活脱脱的生命群,她行走在时间的琴弦上,倾听月光的诉说、狂风的呼啸、白雪的吟诵;峡谷的水清澈,比水晶还要剔透,蜿蜒着、欢乐着,挟着流云,漾着树影,捎着鸟声,沐着阳光,捧着月晕,长歌一曲,低语一阕,阅山听水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虽居焉支山,不到溯雪寒”,唐代诗人李白在此留下的绝句,更耐人寻味。焉支山南靠白雪压顶的祁连冰峰,北倚岩石裸露的龙首山岭。两山对峙,个性极为鲜明,龙首山山石裸露,寸草不生,祁连山青黛如墨,林茂草丰;前者挡住了巴丹吉林沙漠的南袭,后者扼住了青藏高原的北移,焉支山安详地坐落在两山之间,犹如躺在父母中间的婴儿,天真无忧,幸福无比。霍去病将军曾以焉支山为绿色大本营,挥鞭纵马,以秋风打落叶之势,把人丁兴旺、牛羊遍野的匈奴民族追逐到大漠以北。隋炀帝艰难地穿越六月飞雪的大都拔谷,御驾亲临焉支山,接见西域27国王公使节,举办万国博览会。一个把史诗写在马背上的匈奴民族,失去生存的命脉——焉支山后,发出“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哀叹。

  循着边塞诗人王维当年的履痕,我来到传说中的百花池边。正当王维自由逍遥地攀山道诗兴大发时,忽然,一池荡漾的水波迎面撞入视野,水的中央,是一株亭亭玉立的胭脂花。王维顿觉心旷神怡,当众吟诗作画。一只飞鸟落到颜料盒中,随即又跳到画面上,众人正在惋惜之际,王维却大叫奇妙。原来,飞鸟的爪印正好踩出斑斑色彩。从此,这里百花争奇斗艳,松柏掩映,流水潺潺。绕百花池缓步,布谷鸟的鸣声由远而近,“祁连雪皑皑,焉支草茵茵”,如诗的景象在我心头涌动。

  焉支山下是很难尽收眼底的一片大草滩。岁月悠悠,匈奴昆邪王在这片风吹草低、牛羊如云的土地上,豪气十足地牧马屯兵,休养生息,大块食肉、大碗饮酒地享受生活。酒足饭饱后,沙场点兵,扬鞭纵马,燃烽火,点狼烟,号角声中,发兵南下。但他们的士兵还没来得及用小玉杯喝酒,就被大汉王朝的豪气挡在了长城以北。

  古老与新生缠绵地交织在一起。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功过是非,已被重重叠叠的日子压在了历史深处,在漫山遍野争奇斗艳的花草中,谁也没能准确地认出哪一朵山花是胭脂花。那一山鲜活的流水,一山青春的绿色,细细地滋润着我的心田,照耀着我的灵魂,使我真切地感受着胭脂山的刚强威武与柔情似水……

  此刻,一望无垠的油菜花正灿烂开放。黄色的花朵编织成绵长的锦缎,柔柔地铺展在山环水绕的土地上,山南海北的养蜂人在这里为人们增添着生活的蜜意,饱满的青稞酿造出醉人的美酒,还有那穿越历史的牧歌,正在焉支山头缭绕,把马背上的故事从古说到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