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大河的遥想


葛道吉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6日  来源:

 

  大河每每让我伫立发呆!

  她以独特的肤色彰显个性,表现出急性子的任性。河水认定了东方,那里是她的归宿。她要赶到一个浩瀚的地方和太阳握手,她要洗掉翻山越岭的征尘。她十分专注,顾不得跳跃转合的惊险,如果有比壶口更加龟裂、更加纵深的地方,大河也会毫不含糊,纵情欢快地走自己的路,而且兴奋得手舞足蹈呢!

  当我从震慑中慢慢醒过神的时候,一时茫然失措,不知道河水的激流将把我抛向哪个深涧浅滩。我试了试,还能大口大口地喘气,方才知晓了,那是爱的形式!我清楚地记得婴儿鲜嫩肌肤上清晰殷红的唇印,一声“我的小心肝”以后,便是婴儿哇哇的哭声。母亲用这种透彻心骨的热吻表达骨子里的爱。而黄河呢?是用汹涌的姿态在观望吗?儿女们欢呼着拥抱母亲河,有人情不自禁地呼喊,有人长时间盯着欢腾的水流发呆,有人捡一块圆扁的河石弯腰打水漂,于是,一长串的句号跳向远方,引来掌声与雀跃。

  天不清澈,地不明晰。而风呢?雨呢?雷电冰雹植物山川河流呢?宇宙是不是懵懂荒蛮的混沌呢?

  我在遥想远古。

  其实不是想象中的无解。我寻找文字的依据。我们居住的地球同宇宙间的万物一样,处在不断运动和变化之中。有运动就会有挤压,就会有扭曲,就会有拉拽,从而产生地面的隆起、沉降或移位。万物在阳光的辐射下发生变化,破坏着地面的隆起部分,并将破坏后的产物搬运到低洼处,用耐力维护着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咸的淡的湖。

  由于地壳的抬升与降陷,由于气候变暖冰川融化,由于流水的侵蚀,时间的利器终于将湖泊中间的分水岭打通,使各个封闭的湖盆有了迅速加大的出口,湖泊与运动着的河流串联起来,形成浩荡之势。我猜测这可能是古黄河当时的胎动。不过,那时的古黄河仅仅是一条内陆河,自巴颜喀拉山起步,一路跌撞迂回,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到三门古湖。东面横亘的中条山牢牢地封锁着她东去的路途。

  曾经的三门古湖是何等的浩瀚与雄浑。湖面旖旎,千岛峥嵘,鱼儿翻飞,天鹅戏水。今天,三门峡被称为“天鹅之城”,她是否忆起了当年的风情万种?是否无限向往?远古悠悠的遗韵终于重现辉煌。

  但是,三门古湖保持不了永久的青春与美丽,尽管炫耀了数万年,但古黄河终以顽强的毅力迈过壁垒,越而向东。经过漫长的岁月,经过坚韧的下切,终于切穿了三门峡,涌入华北平原,浩浩荡荡,一泻千里,令人振奋!

  黄流裹挟着风尘与泥沙,一头扎进大海的怀抱,与太阳亲切握手。从此,一个伟大的生命轰然诞生!

  一时间,浩荡之水迷蒙了我的双眼。这般勇猛,这般雄浑,这般肃杀而无所顾忌!你是谁?你要怎样?你是大地的魂魄、大地的主宰吗?

  眼看汹涌着行走,忽而出现深深的黑洞,像天眼一样笑傲苍穹。不远处便轰然炸开,呈现出拥挤的花朵,执着远行,奋勇东去,留下开锅的沸腾。我的思维每每这时就凝滞起来,眼神久久地定格在苍茫之处……

  想到力量的气势,感慨团结的能量。山体的雄伟是静立的,是一体化的呈现。而水是多与少的汇集,集合地在哪?源自哪里?

  后来我逐步探寻水的源头,到青海湖,到扎陵湖,到鄂陵湖。在湖畔静坐、在岸上观鱼、在湖里掬水洗尘的时候,忽而发笑了。我是为自己的痴痴遥想感到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