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洛都古邑--孟津篇(二)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来源:

洛都古邑之孟津篇——门对孟津山

  孟津山,是依据孟津河一词的生造,主要指孟津境内黄河南岸的邙山。

  孟津有座平逢山,在横水镇张庄村,据传轩辕黄帝就生在这里。战胜蚩尤后,“黄帝采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下”。荆山,又名荆紫山,在横水附近。

平逢山

  当年,周武王率军渡河直捣朝歌,进军和收兵都要翻过邙山,来回间留下了一些故事。

  “(武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

——《史记·伯夷叔齐列传》

  是此前已经有了村子?还是此后才形成聚落?反正,“叩马”成了那个村子的名字,而且一叫就是3000多年,从无更改。村子就像一棵古树扎根在那里,用一个原汁原味的名字,记录、见证、纪念着那段历史。

  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邙山最高峰),采薇而食。野有妇人谓之曰:“子义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夷、齐遂饿死。

  几乎与西汉立国同时,孟津县平乐镇新庄村,“洛阳才子”贾谊横空出世。《史记》中,司马迁将屈原贾宜并称“屈贾”。33岁的生命如流星划过,闪烁着别样的光彩。贾谊,生于孟津,仕于长安,卒于长沙,所幸犹能尸骨还乡,邙山北麓的那座坟丘,掩埋着他壮志未酬的遗恨。

  2000年后,有“神笔”之称的王铎诞生邙山北麓的会盟镇双槐里。他的《拟山园帖》轰动日本,甚至被认为“后王(王铎)胜先王(王羲之)”。启功先生赞曰:“(王铎)可谓书才书学兼而有之,以阵喻笔,因一世之雄也。”

  贾谊和王铎,其文其书已然双峰插云,穿越时空,让北邙巍峨了许多,高峻了许多。

  邙山上沟壑纵横,金谷涧流水潺潺。

  为与皇戚贵族王恺争富,石崇北依邙山西临谷水修筑了一座别墅,名金谷园(一名梓泽)。这里流水环绕,楼榭错落,乔木修篁,蔚然深秀,这里,既有潘安、刘琨、左思、陆机、陆云等金谷二十四友的风雅,也有“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的凄婉。绿珠,石崇交趾归来路过广西用十斛珍珠买来的才情美女,纵身一跳,血溅金谷,把悲伤和无奈演绎成“从来几许如君貌,不肯如君坠玉楼”的坚贞。

  金元之时,元好问在自洛阳往孟津的道中作了一阕《临江仙》:“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

  西晋张载《七哀诗》):“北邙何垒垒,高陵有四五。借问谁人坟,皆云汉世主。”

  邙山土层深厚绝无水患,原是古代贵族的葬地。历代皇帝选陵择墓都讲究“枕山蹬河”,以开阔通变之地形,象征其襟怀博达驾驭万物之志。唯光武帝陵(又称汉陵,百姓俗称刘秀坟)违反风水,“汉皇仰卧”“枕河蹬山”。何也?相信民间那个有趣的故事您一定知晓。

  沈佺期《邙山》:“北邙山上列坟茔,万古千秋对洛城。城中日夕歌钟起,山上唯闻松柏声。”

  “黄尘万古长安路,折碑三尺邙山墓。”

  一茬一茬,无数故去的人逝去的事,都凝固、鲜活、永恒在邙山这颗历史的琥珀里。

  邙山之南到洛河北岸那片隐然而高的开阔地带,龙盘虎踞着一座都城史长达541年的汉魏故城。斗转星移,使用了近1600年的故城在岁月沧桑中老去,老成东西两侧时断时续风剥雨蚀雄风犹存的古城墙,老成青青稼穑离离荒草无法遮掩的一片废墟。

  1000年前,司马光路过这里,写下两首《过故洛阳城》的诗。

  “春风不识兴亡意,草色年年满故城。”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司马光的嗟叹一叹千年,黍离之悲中多少人世沧桑。

  孟津山何以雄浑如斯古意苍苍?

  历史在这儿凝固成山;

  历史在山下澎湃成河;

  历史又将山河间奔驰如风的时间,大浪淘沙成永不磨灭的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