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端午四章


王琪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来源:

  又到端午。

  忧郁的小南风,轻轻地吹着,从江南吹到塞北,从战国吹到今朝。

  一枚粽子,像一颗忠贞的心,滑翔在楚国的天空。

  一把艾蒿,像一丛爱国的诗,蓬勃在北国的大地。

  汩罗江上,龙舟竞渡。茫茫水面,诉说端午哀思;龙舟竞发,纪念屈子忠魂。

  千年打捞。打捞得起溶溶月色,却打捞不起悠悠忠魂。

  2300米的高空上,至今回荡着三闾大夫那穿越时空的声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子来时,农历五月初五,还是一个平庸的日子;屈子走后,它就突出成了一个民族共同的节日。

  《离骚》之前,只看见诗歌,看不见诗人;《离骚》之后,诗歌树起了标杆,诗人亮出了身份。

  端午之日,我的诗友,有一半,在汨罗江畔,听涛声陈述悼词;另一半,在屈子墓旁,看白花朗诵诗歌。

  苇叶青青,雄黄酒烈。我比楚人更爱屈原,我比诗人更爱诗歌。

  一条呜咽的江水,运载龙舟,亦运载诗歌。一座冰凉的墓碑,收藏火焰,亦收藏真理。而先生一直站立在真理和诗歌的山巅,眺望远方。

  我在北方一座小镇的屋檐下,被一束苦艾滴下的清露,模糊了双眼。

  夏日的风,律动成一架忧愤的琴,弹响了端午的辞赋。

  天空的鸟,瘦削成一支思念的笛,吹奏起缠绵的挽歌。

  苦艾熏过,雄黄浸过,孤独的三闾大夫,把忧郁和离愁,洗练成飘着清香的哲思。

  《离骚》,摊在岁月的额头,凝结成不朽的民族信仰;《天问》,收存在历史的胸前,燃烧成永恒的家国情怀。

  旷世的屈原,沉江而去,那颗孤独而永恒的灵魂,永世都住在水的中央,清绝而高古,遗世而独立!

  风吹大地,粽香飘飘。只有青青苦艾,年年为他招魂!

  而我,离粽子很近,离端午很远。

  艾蒿和粽子的清香,像阳光,像熏风,洒满山川大地、江河湖泊。

  剥开粽子,就如剥开往事。一片鲜嫩的叶子,就像一把锋利的刀片,割疼岁月如麻,切开往事如烟。

  古老的村庄,年年都把糯米和红枣、苦难和信念,层层包裹进一片片苇叶之中。水里煮过,锅里蒸过,那信念纯而又纯,那情感真而又真。

  原野上的风,不停地推着时间远去。回不到童年的故乡,在一枚枚粽子里,收藏风俗,储存乡情。

  流年的粽子,古老的乡村,旷世的屈原。

  我是北山盐碱地上的一窝苦艾,在端午的屋檐下,面对着粽子,想起了苦难的母亲、水边的屈原和苇叶青青的祖国。

  日月长存,屈子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