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泺口黄河渡


张晓静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来源: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济南泺口人。生在泺口长在泺口,参加工作后单位也在泺口的地界上。

  小时候,我曾在奶奶家生活。奶奶家紧挨着泺口黄河南岸大堤,出门爬上堤顶就是原来的泺口黄河渡口。每到夏日,最开心的莫过于看来往的摆渡船了。

  那些摆渡船,是当时连接济南黄河南北两岸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渡口白天总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渡船一靠近岸,汽车、马车、牛车、驴车全部启动。汽车尾部飘出或轻或浓的黑烟,牲口扬起蹄子,于是,各种车辆纷纷踏过垂地的缆绳,一个连一个沿主坡道向下驶去。旁边的坡道上,人们抱着孩子、挑着担子、背着包袱、提着篮子,你争我抢往船上赶。车流中、人流中,总有一两条狗撒欢穿梭,兴奋得很。

  坐在高高的堤顶,耳边是各种各样的声音。轮船汽笛声、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车辆喇叭声、牲口脖子上的铃铛声、犬吠声、蝉鸣声、大人吆喝声、孩子哭闹声,协奏曲就这样热热闹闹地奏响。

  而这些,只是一场盛宴的序曲,最撩动人心的主旋律是从堤顶那座灰色的二层小楼里传出来的。建在堤顶的小楼,面向河面开了一个大大的窗户,窗户下面安放着一个大喇叭。大喇叭里传出的是令我至今难忘的“好声音”。

  这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里洋溢着欢快和热忱,极富感染力。他是渡口的广播员,他的声音成为渡口独特的名片。

  我想,当时他应该是坐在二楼的靠窗位置,因为透过窗子向下就能看到整个渡口的全貌。他坐在那里进行现场直播,手中应该没拿播音稿,因为广播的内容属于即兴表达。

  “我说啊,你给那个大车让让,你看看你跑哪个道上来了,你能挤过车吗?”

  “喂,别挤了!你还挤,我说的就是你,你回头看也说你,说的就是你。”

  “那位大嫂你抱着个孩子还跑,跑啥啊,船等着大家都上去才开呢。”

  “没上去的,咱就等下班船吧。别再往上挤了,你,就是你,你给我下来,这样太危险了。你不下来啊,你不下来咱船不开!”

  “慢点来,小心看脚下。”

  “注意了!开船喽,大家都站好了啊,咱走喽!”

  “船都开了,你还跑个啥,别赶了,等下班船吧。呵呵,你这个人真不听说。”

  这个亲切的声音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直到轮渡起锚。开船后,他还会即兴唱歌。歌声中,我坐在高高的坝顶,如同女皇一般俯瞰着远去的渡船,好似刚刚见证了一场重大的历史事件,内心欢欣鼓舞……

  我视他为渡口摆渡人。不是吗?渡船从起航到靠岸,所有行动都要听从他的指挥。摆渡过河的这段旅程中,他的一句提醒、一句安慰、一句调侃,不经意间,就和赶路的人有了交集。有的人会扭头向广播台张望,转身挥手继续赶路;有的明知广播员在提醒,依然不管不顾,越跑越带劲,直到看着渡船开走才停下来,之后,无奈地转身冲着喇叭的方向摆摆手;还有的人在他的调侃下,动作变形,表情尴尬。如此情形数不胜数,有趣可笑。

  能成为旅行者、能登上摆渡船、能让广播员提到自己,竟成为我的奢望。

  有那么一次,大娘家的小哥哥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点钱,他带上我去坐渡船。我们一路欢呼,在人群中穿插,小跑着登上渡船。在船头,我侧过身来眺望那个无比神秘的窗口,希望能看到发出如此好听声音的播音员。当然,我希望他能看到我。可惜船离堤顶太远了,那个窗户太小了,我也太小了。

  岁月沧桑,黄河摆渡过河早已成为历史。1988年5月,在泺口渡口原址上,人们架设了济南黄河第一座浮桥。如今,济南穿黄隧道已经开始动工,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通过这条河下通道北跨黄河了。

  山有根,水有源,泺口黄河渡口永远占据着我心灵的一隅。

  后记:写这篇随笔的时候,我在网上查阅了泺口黄河渡口的相关资料。从以下资料可以看出当初的泺口渡口有多么繁忙:20年纪80年代前,泺口渡口日均渡运汽车等700余辆,旅客2000余人。最繁忙的年份是1979年,渡运汽车等30余万辆,旅客200余万人。济南黄河公路大桥通车后,渡运车辆大减。1985年,日均渡运各类车辆60余辆,以拖拉机、马车居多,渡运旅客上升为日均8000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