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谒扬州史公祠记


梁富正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0日  来源:

  江都地多陵阜,故名广陵。唐徐凝尝谓:天下三分明月,扬州居二。盖有唐一代,兹郡富甲天下,当南北水陆之冲,舟车辐辏,士女游冶之盛,商贾熙攘居首也。

  戊戌孟夏中,乞假南游,泊南京,翌日抵扬州。邑人李君金宇杯盏之余,席间论及全祖望《梅花岭记》,慕史可法高节,请吊梅花岭。予少阅其文,犹记“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之壮烈。今适淮杨,岂可不谒其祠?

  顺治二年,江都急于星火,史忠烈公知势无回。而志在匡社稷、成大节,以身赴死,义贯云天,心许张巡、许远气概。僚属士大夫横死者不计其数,明季板荡以来,未有如此之烈者。一身负东南万抔之任,载二百寿祚,岂不壮哉!城陷,史公拔刀自绝阵前,瞠目视敌,躯如泰山。公薨后,淮左士民皆泣,千载广陵晦暗无明,万点梅花落地凝丛,其气浩然而长留天地。

  今余登梅花岭,想见他日悲烈光景。仰公之遗像,犹见公当年壮怀激烈之风。十日惨劫,令人耿耿抱怀。祀公之碑,叠叠陈于殿庑,皆称誉文字。石碣皆新,如公之凛然浩气三百年如一。祠后衣冠冢,芳草郁郁,修葺如初,绕墓松柏葱葱森森。盖郡邑之人岁时缮建,不使公之英灵泯于野,与尘埃同圮蔓草荒烟。若黍离靡靡,史公九泉之冥岂不胜悲矣!

  君持节不辱,异代今日皆誉,传诵妇孺之口不绝。梅花有幸,与公为伴;松柏有节,彰公遗香。孤忠亮节,忠烈一门万古不朽也。

  呜呼!公之风范尊于时,名传千古不坠,世人苟能法其介节,则梅花沥血无愧,一岭绝草无恨也。梅花岭畔,共仰千秋。

  西河梁富正戊戌年四月十六日记于扬州。

  注释:

  ① 徐凝:唐代诗人,浙江睦州分水人。《忆扬州》“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长易觉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无赖:可爱,俏皮。

  ② 辐辏:形容人或物聚集像车辐集中于车毂一样。出自《管子·任法》:“群臣修通辐凑以事其主,百姓辑睦听令道法以从其事。”

  ③ 《梅花岭记》:清代散文家全祖望(1705-1755),清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浙东学派重要代表,字绍衣,号谢山,学者称谢山先生,浙江鄞县(今鄞州区洞桥镇沙港村)人。《梅花岭记》是其代表作,作品借抒发作者凭吊梅花岭上史可法墓时的感情,夹叙夹议,既表彰史可法的忠烈,也表彰丹徒钱烈女和史可法八弟妇的节烈。作者以《梅花岭记》为题,是取梅花“傲霜怒放,冰清玉洁,芳香不染”的象征义,赞颂史可法等民族英雄和明末爱国人民的民族气节。

  ④ 史可法(1601年~1645年):字宪之,号道邻,汉族,明末抗清名将、民族英雄,开封府祥符县人(今开封市双龙巷)。 弘光元年(1645年),清军大举围攻扬州城,不久后城破,史可法拒降遇害,当时正值夏天,尸体腐烂较快,史可法的遗骸无法辨认,其义子史德威与扬州民众随后便以史可法的衣冠代人,埋葬在城外的梅花岭。今扬州城外建有史可法纪念馆。

  ⑤ 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清代诗人张尔荩撰的联。写的是明朝大忠臣史可法二分明月,那就是唐代诗人徐凝的“萧娘脸上难胜泪,桃叶眉头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无奈的意思)是扬州。”说的是扬州独占了天下三分之二月色美景,联里用二分明月指代扬州,也暗指当时的明王朝失掉了半壁河山。也指不是圆月,而是半月,残月全联的直接解释为,残落的梅花瓣就像亡国者留下的血泪,明朝老臣的心也如同残月一样。

  ⑥ 张巡(708年~757年): 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唐玄宗开元末年,张巡中进士。安史之乱时,起兵守雍丘,抵抗叛军。最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后获赠扬州大都督、邓国公。唐宣宗大中二年(848年),张巡绘像凌烟阁。至清代时,得以从祀历代帝王庙。许远是其部下,一起殉国。

  ⑦ 抱怀:存于心中。

  ⑧ 黍离:指对国家残破,今不如昔的哀叹。也指国破家亡之痛。出自于《诗经》“王风”,历来被视为是悲悼故国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