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无定河之谜


陈维达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8日  来源:

  无定河发源于陕西定边的白于山区,是黄河众多支流中的一条。它时而飘忽不定,时而深藏峡谷,坦荡与回环相往复,兼有平沙漠漠与水草丰美,显得奇异而神秘。沿着这条穿行于中国西北的河流而行,一路上会带给旅行者许多不解之谜和无尽遐想。

谜之一:匈奴之战在哪里?

  无定河之所以能够深藏在国人内心一角,有一首诗起了决定性作用。这首诗就是晚唐诗人陈陶的《陇西行》,诗道:“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诗人以汉代一支精锐部队与匈奴之战为主题,叙述此役重要性与必胜之决心;诗中虽未言明双方胜败,但是,仅汉廷就有5000名将士牺牲,便知战役规模之大、双方损失之惨烈。后两句,叹息战争结束,无名牺牲者横尸荒野,而闺阁妻子还在梦中企盼着战士亲人的归来。诗句短短数行,道尽人类战争中的勇猛与残酷、壮志与悲哀。

  这场战役发生地究竟在无定河的哪一块?“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类似卫青、霍去病、李广的故事,为什么史书中关于这一带战争的描写如此之多?

  此行我们从无定河源头出发,时而穿行于黄土沟壑、时而艰行于毛乌素沙漠、时而跨上高高的石阶俯瞰大地深谷。无定河发源于陕西省靖边县白于山的一条破碎冲沟,之后向东北经内蒙古乌审旗向东后又折向东南,最后在陕西清涧县汇入黄河,整体河形呈马蹄状,流经黄土梁涧、风沙草滩、丘陵沟壑、土石山崖多种地形地貌,这一带,2000年前为“临广泽而带清流”的水草丰美之地,正是我国古代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过渡带,这里也是各民族生存必争之地。在行进过程中,无论是连绵沙漠的边缘,还是一望无际的高原,长城烽台时断时续,残垣断壁掩映刀光剑影。无定河本身就像一支满力的弯弓,弓的边缘就是古代民族居住分界线,暗喻着这里曾是战争的前沿。

  至于陈陶诗中所咏叹的,究竟是哪一河段呢?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这里似乎处处都有古代烽火的存在。

谜之二:水沙突发为哪般?

  2017年,无定河发生了一场历史罕见的泥沙洪水。之所以称为“罕见”,因其多年未曾发生,学界称为500年一遇洪水。据有关水文站监测,“7·26”洪峰流量达4480立方米每秒,含沙量达到870千克每立方米,这对于一条平时只有几个流量的涓涓细流而言,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绥德县城部分地段泥沙淤积深达数米。这场暴雨对这一带黄土沟壑以及治理成果又一次造成巨大的冲击和破坏。

  无定河是我国黄土高原上多泥沙河流的典型代表。黄土高原西起日月山,东至太行山,北抵阴山,南达秦岭,面积有46.5万平方千米,约相当于3个河南省的国土面积,在这样的高原上,有着深达数十米至最厚达400米以上的黄土覆盖。由于西北地区干旱少雨,植被稀少,平时极为缺云少雨,而在七八月间又极易产生强大暴雨,这种暴雨极具冲击力,打击坡面,冲刷沟壑,携带泥沙汇入下游。从地质的角度看,一方面地壳抬升,一方面河谷刷深,年复年、日复日,黄土高原被切割为支离破碎的沟梁涧峁。

形似鲸鱼的鱼儿峁  陈维达 摄

  无定河就是为黄河贡献泥沙较多的河流之一。站在白于山,环顾周围,山区已经被侵蚀切割的支离破碎,所谓源头,不是人们通常看到的泉眼或者瀑布,事实上,只是一条干沟的尽头而已。可以想见,一旦暴雨出现,洪水将携带缺少植被覆盖的土壤,形成泥流汹涌而下,给下游带来巨大灾难。

  对于“7·26”泥沙洪水,各方面予以了高度重视,对长期实施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治理,也进行了深入的评估。数十年如一日的水土保持措施,特别是近20年的退耕还林、植树种草、禁耕禁牧、阶阶拦蓄泥沙是否产生了效果呢?

  如今,行走在黄土高原以及无定河广大地区,几乎可以用“郁郁葱葱”来形容,一般的降雨已经达到了“泥不出沟、水不出山”的程度。至于这种较为罕见的突然暴雨,我们相信,依靠长期的治理,是可以减轻灾害的。黄河土高原恢复“临广泽而带清流”的景象,将不仅仅是梦想。

谜之三:山舞银蛇是何景?

  伟人毛泽东主席最著名的词《沁园春·雪》中状景有“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句,有人考证,毛主席是在陕北清涧县高家洼塬构思的这首词。此行我们也登高来到此塬,这里虽然是塬的最高顶,但是,如果说“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不是出自词人浪漫的想象而是实景描述的话,我以为这里不足以产生这样的景象。而从高家洼塬向北约10千米,则是无定河汇入黄河口处,沿着古道,这里的沟底有一座名为王宿里的村落,据说唐王李世民曾在这里一块巨石休息。出了沟底走出村庄,登上称为鱼儿峁的山顶,你会一下子看到什么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景象了!我甚至相信,毛主席一行也是沿着这条古道查看地势,而触发了内心的连绵感触的。

无定河蛇曲地貌 (陕西清涧县)  董保华 摄

  这些照片如果是雪后拍摄,大家以为是不是毛主席此词最好的写照呢?

  这里是无定河下游最为典型的蛇曲地貌。从崔家湾至河口段大多为基岩峡谷,岸高谷深,水流湍急,河谷曲折多湾,数千米数十千米河床在较小的盆谷中蜿蜒回环。附身悬崖旁边,侧耳聆听河水,你能够听到石块不断跌落河底的声响。可以想象,远古时期,这里大约是一片平原,河流水势缓慢,河床十分曲折,一次次洪水,触硬刷软,淘刷着河床,随着高原隆升和河床下切,即将汇入黄河的无定河在这片盆地中冲突往复,把山体淘刷出数百米的深谷,形成魅力无穷的牛扼湖湾。

  我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早就发现了“水滴石穿”的特性,概括为“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观河望远,无论是“山舞银蛇”的意象,还是“以柔克刚”的哲理,都能得到许多启发。

谜之四:大沟湾中似江南?

  在人类考古界,“河套人”是一个名声显赫的概念。20世纪20年代,法国人、天主教神父桑志华最早发掘出一枚古人类左上侧门齿化石,考古界称之为“河套人”。“河套人” 遗址就位于鄂尔多斯高原南缘内蒙古乌审旗无定河河谷之中(当地称“萨拉乌苏河”)的大沟湾。此后,在这一带又陆续发掘古人类身体其他部位的化石。这些化石所在,是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文化遗址,据考证大约至今约前4.5万年左右(另一说约7~15万年前)。同时,也说明自远古时期一直到现代,无定河流域就是最为适应人类生存繁衍的地域之一。

  大沟湾确实是一个令人称奇的河湾,远处看,这里高原芜芜、一马平川,毛乌素沙漠就在西北边一角。走近看,才发现,这里是被无定河切割的一条深谷,谷中景色令人惊艳,好似塞上江南:瀑布飞湍、小桥流水,乳牛悠闲、鹳鸟踱步,点点农舍散落于柳荫之中,一派世外桃源景象。

  这就是无定河,通常人们眼中荒凉、渺小、微不足道的一条河流。然而,这条河流如此充满生机,如此充满张力,如此充满魅力,值得你放下身段,顶着大西北的炎炎日光与肆虐风沙,来一次心灵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