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老妈的缝纫机


袁冬青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4日  来源:

  老妈有一台缝纫机,飞人牌的,听她讲,它的年龄比我还要大。

  这台缝纫机被安置在阳台的角落。不用的时候,机身上总是盖着一张黄色的大浴巾,外边还严严实实地蒙着一层塑料布,台面上有一块儿长方形的红色泛白的夹棉铺垫,一切依旧是我刚记事时的样子。搬到县城居住以后,缝纫机是唯一一件跟着我们搬家的家具。

  这台缝纫机是老妈用养猪挣的钱买的。“那时候刚结婚,我去集上买了一只小猪娃,天天趁中午空闲,割草回来拌着麸子皮喂它,猪吃得很欢实,长得特别胖,胖得眼睛都看不到了,卖它时都足有八九百斤。用卖的钱买了这台缝纫机。小时候,你们的裤子、花裙子、小书包都是我用这台缝纫机给做的……”老妈说起这些往事,就像在展示自己奖牌的冠军,骄傲且开心。每次听到这话,老爸总是笑着揶揄她:“是啊,是啊,看你多中!”

  老妈说的小书包,我印象深刻,那个书包是用碎布头拼起来的。做书包时,她把布头裁成一块块儿小三角,然后再按照颜色搭配好,拼成一朵朵花,之后再把一朵朵花拼凑成两块儿长方形做书包的表面,配上耐脏的咖啡色包边,一个精致的小书包就做好了,我喜欢极了。我的小书包是班里最漂亮的,引来一群小伙伴艳羡的目光,还引得老师拿起我的书包端详称赞。很长时间,这个书包都是我骄傲的资本。

  后来,班里渐渐兴起那种买的双肩书包。我学着其他同学的样子,把单肩书包的背绳在肩头绕一下,两只胳膊再从缝里钻出来,于是我的小花书包也成了“双肩包”。但我没有掌握自制“双肩包”的精髓,我的书包带绕一圈后,书包总是口朝下。等我回到家解下书包才发现自己的书和文具全部不见了,开始哇哇大哭。老妈搞清楚情况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用手指轻轻点着我的鼻头说:“我的小笨妞,没事儿!别哭了,先去玩会儿吧,书包倒着背东西肯定都丢完了,等一会儿咱们去沿路找一找。肯定找得到,放心吧!”然后,她摸了摸我的头,满是慈爱。

  老妈还自己做过一套非常漂亮的椅子坐垫。刚搬进县城的房子时,家里买了一套欧式座椅,椅面很大,没有买到合适的坐垫。老妈又拿出了她的一堆碎布头,在椅子上比比画画。我见状,连忙说:“哎哟,我的老妈呀,您歇会儿吧,这椅子不要坐垫不也一样能坐,或者我上网给您买一套,要啥样的没有啊!”

  “你别管,我都想好怎么做了,几个坐垫而已,用我的缝纫机一会儿就做好了!”老妈一边自信地回答,一边还在认真地翻她的布头。

  她低着头,老花镜耷拉在鼻梁上,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抻着压了边的布,另一只拨着缝纫机转轮,双脚有节奏地踩着缝纫机踏板。随着持续的“啪嗒啪嗒”声,一张张坐垫基本成型了。花了眼的她,做起坐垫时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精益求精,既要保证坐垫上的主花位置基本都在中间,还要给坐垫加个同色系的花边装饰。有时,发现有一点瑕疵,就算坐垫已经做好,她也会重新拆开返工。

  昨晚,远在沈阳的老妈又给我微信视频,她想我,所以天天如此。她说:“你看这个布筐好看不?别人不要了准备扔垃圾筒里了,我劝他们回去修修洗洗就还能用,他们还是不要了,我就捡回来了。这里没有缝纫机,我就手缝了一下,洗干净后正好放你侄女的玩具!”我满脸黑线:“妈,你以后不要去捡别人扔的东西好不?上次你捡了一个青蛙玩偶,我都说过你了吧!”老妈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只要被“批评”,她都是这种笑。笑过之后,她又说:“知道了,我以后不捡了!眼花了,手缝东西又慢又不好,要是我的缝纫机也在就好了!”

  老妈的缝纫机,历经30余年,依旧使用灵活、光洁如新,但她的主人却已是眼睛昏花,双手粗糙。我只愿岁月流逝缓一缓、再缓一缓,让“老妈”慢一点、再慢一点变成老妈。我想一直听她的缝纫机啪嗒啪嗒的声音,就像听幸福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