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离开黄河 保护黄河


葛道吉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来源:

  在桐树岭码头,碧绿的水域漂植着整齐划一的养鱼网箱,风吹浪涌,像庄稼地的麦垄,随弯就势,甚是美观。有兴奋的鱼跃出水面,尽管有密密的网罩着,还是引来了白色灰色的长腿、长脖子水鸟蹲守。它在漂浮的网箱边沿一蹲就是几个小时,机灵的眼神随着游鱼的摆尾移动,它的巧妙是在有限的网眼里叼住鱼的头部,并顺利钳出来,任凭鱼尾拼命摇摆,它脖子一伸,鱼流水一样进肚了……

  水面上飘过来声音,是老刘爱人喊他吃饭。老刘对我说:“走走走,回家(他生活的船)吃饭,今天咱哥俩喝两杯!”

  老刘是河北人,是小浪底这碗水把他引过来的。我看中他,是因为他大胆豁达以及无私传授捕养技术。

  当王屋山的农民面对涌上山头的水一时无所适从时,水上两艘小机动船像切开的西瓜,各自画了半个圆,便开始在板船上收网。突然,水里射出一道白光,鱼儿画出弧线跳进10米开外的碧水,一道、两道,哗啦啦炸了锅,开锅似的沸腾。

  岸上的农民看直了眼,纷纷上船跟老刘学技术,满河的人都喊他老刘,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刘跃存。没几年光景,库区内桐树岭码头、张岭码头、大峪湾、大奎岭、桃树沟、王拐、冢谷堆、明珠岛、五里沟、黄河三峡、高沟、小沟、毛田等处的捕养水域,网箱像天上的星星不计其数,而后,发展起来的专业村和个体捕养户投入规模远超老刘的多得是,效益好的也大有人在,而老刘这几年却接连办了几件大事,打发女儿出嫁,为儿女结婚买新房。老刘给我说,年轻人讲究,追求一次到位,尔后,顿了顿说:“装修费比买房还贵!”

  而今,老刘已有了孙辈,我思忖着,突然想说水面上的环保问题,省里相关部门下了指令,但忍了忍没说出口。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朋友面前不能刻意当事儿去说。大凡到过小浪底捕捞养殖现场的人都知道,水面、岸上的卫生是怎样令人犯愁,随处可见塑料袋、瓶瓶罐罐等,风吹袋落,随波漂流,聚集在沟尾港湾,密密麻麻。这只是表面,谁知道一个网箱每天投多少鱼食,水质呢?也是个大问题。

  老刘的船上就固定着一只塑料筐,他手握一根带钩的长棍,在活动的水域,见到漂浮物就打捞。我看在眼里,知道那是他日常生活的细节,无须惊扰和言语,本来一水东流波澜不惊,你投石生了涟漪,扰了平静,反而显出生分。

  尽管这样勤于打扫,可在这近70平方千米的浩瀚水域里竟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在2016年一个北风呼啸的冬夜,老刘打来电话:“老葛,给你说一下,事情结束了。渔政给咱的网箱清算10万多也到账了,能出售的全都出了手,就剩两箱草鱼苗子,完了带走再养。”

  我说:“这么快!”老刘说:“上边有指令,咱没得说。只是告诉你,今年在孟津过年,你春节到孟津县家里做客。”

  我连声说:“好,好,一定去……”

  这是清洁黄河的一个大举措,老刘当然知道断了黄河的养殖路会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可他依然婉拒了同行的串联对抗。别人怎么干是别人的事,老刘没说什么,立马清理!

  春节前,我习惯性地再次来到黄河,网箱零星地歪扭着,少了许多,没有了先前的规整和生机。“老刘走了,跑得比兔子还快!”一个和我相熟的养鱼人说。

  我问他:“清理得怎样了?”

  “正清着,空箱越来越多。”

  我看看镜子般的水面,生动地照出事物的本真。

  对于黄河小浪底以及西霞院库区的这次近百千米清洁行动,是保护黄河水质的重要手段。下游郑州、开封、济南等城市的生活用水离不开黄河,黄河水质的优劣关乎着千千万万民众的安全与健康,这是关乎民生的大事,何等重要!这和自己一个小小养殖户的经济收入比起来,老刘的清醒比库区的水质还透彻!

  春节后我专程到孟津县城老刘的居室做了一回客。老刘打电话诚恳地邀我去看看,能不答应吗?老刘下一步往哪儿走,怎么走,是我想要知道的。

  漂亮的3居室,南北通透,装修考究,舒适。3杯酒下肚,老刘说:“下一步不慌,我想找一个合适的水塘承包下来,找不到就趁机喘喘气休息一下。”

  我说:“顺其自然,就需要你这样的心态。”我清楚,老刘是有分寸的,进与退在他心中毫不含糊。

  就在丁酉年春夏之交的一个傍晚,老刘打电话告诉我,他在孟津县横水镇承包一个“五八水库”,200多亩。

  好家伙!还真够大的。

  桐树花开,一嘟噜一嘟噜的紫白色喇叭状花被阳光照着,越发明丽。在小浪底南岸,老刘已在水库的入口等着我。

  水库是“大跃进”年代的产物,墨绿色的水有点泛黄,较之小浪底的水质,相差太远。

  “离开黄河就是保护黄河,对咱个人而言,不重要!” 老刘看着水库若有所思,话语平静,像眼前的水面一样无波澜。

  看一眼老刘,我的心越发踏实起来。